如此足已

二次元少女参上

【轰爆】低调恋爱

注意:爆豪花粉过敏是私设,流水账,人物属于平哥,ooc是我的。



一年一度的七夕节又到了,要说A班的学生们除了自己发狗粮和被别人发狗粮之外,最关心的事便是班里两位池面的七夕发展了。也不怪别人八卦,实在是这两位太低调了,要不是切岛偶尔情商灵敏一次发现爆豪和轰的互动不太正常,估计A班到现在都没有人发现两大帅哥已经内部消化了。

爆豪嘴恶怼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轰也是毒舌起来一句话逼死人那种,在大家眼里两人之间的恋爱气场少之又少更多的时候弥漫着战场硝烟的气息,搞得大家从原来发现top2偷偷恋爱的得意到现在发袋狗粮就惊喜万分,也真是被逼无奈了。这不,又到了七夕节,又开始眼巴巴地求狗粮了。

中午,雄英食堂爆豪派阀和绿谷小队正在紧急开会中。

“切岛,爆豪今天上午有什么动静儿吗?”上鸣一边吃着咖喱一边口齿不清地问道。“完全没有,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是七夕节,就算知道以他的性格一定也会嗤之以鼻。”切岛摇了摇头。“轰君也是,完全没有什么表现,亏我和八百万前几天拼命在他面前暗示。”“不过,今天为什么爆豪没来食堂吃午饭?”濑吕默默地问道。“哦,他说有事回宿舍一趟。”“真是的,这两人怎么这么让人操心呢。”芦户叹气。

不是!你们为什么这么关心两个男生的恋爱啊!因为是帅哥吗?帅哥的特权吗!?黑着脸路过的葡萄内心呐喊。

其实,爆豪胜己是知道七夕节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时时刻刻关注着自己“争竞对手”——轰焦冻的某暴躁榴莲很快就注意到了最近经常在轰面前碎碎念的女生们。但是也正如切岛所说,就算知道了也不准备做什么……嗯…本来是这样没错,但是在轰焦冻连续三天考拉眼神攻击之后,爆豪还是决定走进了宿舍的公用厨房。嘛,偶尔给他一点福利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其实,轰焦冻也是知道七夕节的,还被班里女生科普了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于是嗦面小王子在七夕前几天就开始考虑起了礼物。轰思来想去想不出应该送爆豪什么礼物,在散发了几天考拉视线之后,选择打电话向姐姐询问。

下午五点,轰拿着买来的玫瑰花敲响了爆豪的房门。

五点零三分,轰将玫瑰花递到了爆豪面前。

五点零五分,爆豪挥开了玫瑰,爆炸声响起。

五点十分,爆豪冲出房门,轰焦冻紧随其后。

五点一刻,正走入宿舍大厅的爆豪派阀和绿谷小分队看着狂奔而去的两人风中凌乱。“如果我没看错,爆豪和轰受伤了吧…..”上鸣愣了好几分钟出声。

“为什么秀恩爱的七夕节那两个人在秀伤痛啊啊啊啊啊”丽日抚面叹息。

医务室。

治愈女郎给爆豪挂好了点滴,“爆豪君,你这次的花粉过敏并不严重,挂完水应该就消退了。”她看了看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轰,叹了口气,“那我先走了,你们挂完水就可以回去了。”轰点了点头。“爆豪,对不起,我….”

“闭上你的嘴吧,打也打了,我已经消气了!反正下次别给我送什么花了,有屁用!”

“那下次爆豪想要什么呢?”轰抓住他的手。

“噗,你抓得什么重点?”爆豪不由得被他的脑回路逗笑,“这次礼物我先送给你,下次你两倍给我,怎么样?”

“好,爆豪要送我什么礼物?”

“一大份荞麦面怎么样。”爆豪弯了弯嘴角。

“爆豪….”“什么?”

“结婚吧。”


五年之后的同学聚会,知道轰求婚的时间的众人再次懵逼。

【轰爆】解密时间(上)


傻屌文章!最近遇到事情瞎编乱写的文,人物ooc预警!两个小可爱属于平哥,要打请打我!
PS:职英设定
         轰焦冻喜欢爆豪胜己,准确地说他正在暗恋爆豪胜己,进行了长达7年的暗恋长征,从15岁到22岁,并且至今还没有告诉另一个当事人的打算。可能是老天觉得给他一张帅到渣的脸不太公平,于是大笔一挥加上了天然呆加低情商的属性,高中时期也数次被上鸣和峰田吐槽过ky,这也就注定了轰的感情之路不会顺畅。当然了,另个人当事人情商也不见得高就是了。就像同人文的BADENGING一样,别人走的路是事不过三,高中时期他的恋情却写成了“轰焦冻两次告白失败了,第三次还是失败了”这样的文章,说出来都是泪,再此也就掠过不提。不过也许是多亏了高中时期三次告白尝试时班里那群狐朋狗友的建议,让轰走进了告白参照少女漫的误区,虽然告白是失败了,但是看少女漫的坏习惯确实养成了。然后因为偶然的一次机会走进同人区再拐进耽美区也就显得理所当然,情理之中了。
         没错,讲了这么一大段,要说的就是轰焦冻先生是自己和No.2英雄爆心地cp的忠实粉丝,家里的小书柜塞满了“轰爆”的同人产物,上到两人的官方周边,同人本,下到粉丝抠图的海报,应有具有。如果不是因为职业太忙和手残原因,自己都想下海产粮了。也不怪正主如此激动,实在是轰爆圈相比其他英雄的cp圈有些冷,虽然不至于冻,但时不时的还是会饿肚子。闲暇时间偷偷翻出手机刷推特的轰,看到推特的热搜榜再次叹了口气,标题“No.2英雄爆心地和No.3英雄焦冻机场恶言相向,关系一如既往恶劣”正以飞快地速度上升,评论下面一如既往两家饭互掐,cp饭淹没其中,瑟瑟发抖。
明明不是这样的,实际情况明明是爆豪的助理拉肚子,自己想帮他分担行李,爆豪日常傲娇吼我两句而已,轰撇了撇嘴,最后不还是妥协了乖乖让我帮他提了吗。太过分了,明明是正主都好好地发糖了,难道不是应该欢天喜地恭喜cp结婚吗?怎么就成了恶言相向了?都怪这该死的无良媒体!憋了一肚子气的轰焦冻赶紧打开轰爆论坛,准备刷个同人漫平复心情。
       “提示:您关注的迟如继任人更新一篇文章!”
        轰嘴角上扬50度,激动得差点崩了人设,眼急手快地点开新太太的首页,开心地啃粮。这位新太太可是轰爆漫画圈的神奇人物,每一次产出都是经典,也是正主轰焦冻认可的最不ooc的同人,而且画风华丽,笔触细腻,心理描写更是真实,有时甚至给轰一种作者就在身边观察他和爆豪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这位太太虽然产粮不多,但是只要画作一出,热度必定上千,而且更奇怪的是,新太太有一个重所周知的怪癖,每次出的都是长篇漫画,但是故事只给出三份之二的篇章,剩下的结局需要你下载,通过“解谜”才可以观看。而且出的谜题是五花八门,上到爆心地最喜欢的职业英雄,下到爆心地出道后最先代言的牙膏,总之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最近几次谜底更是越来越古怪、越来越难猜。所以每次漫画一出,下面除了一连串的打call,必定还会存在一群嘤嘤怪,哭喊着太太难为人。轰焦冻最为cp中的一位当事人,凭借其出色的厨力和得天独厚的条件总是能第一时间解出密码,然后美滋滋地啃粮,甚至有一段时间一直以此为豪。这次他也是飞快地点进了链接,下载完毕。然后转头看了看解压码提示:
      爆心地最讨厌和最欢的食物名称(提示:是同一种食物哟~)。
      ???你不是在逗我?

「轰爆」讨厌的反义词不是喜欢

ooc注意!文笔烂注意!流水账注意!
老梗注意!爆豪胜己又中个性了!

       “臭久,老子再说一遍,本大爷就是喜欢你,你赶快给我过来!”爆豪的怒吼声穿过一年级A班无障碍设计的班级大门,直直地冲进了轰焦冻的耳膜,正准备伸手推门的轰焦冻顿时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森林冰火王子轰焦冻准备于今日向榴莲小公主爆豪告白,还没开口就被自己喜欢的人宣布失败。默默地安慰了下自己被冰冻了一半的心灵,头顶飘着乌云走进了教室。

       “呜哇啊啊啊,小胜,你在说什么!?”吓得瑟瑟发抖的绿谷不停地摆着手,连连用着眼神向身旁的饭田求救。“啊?不是,刚刚那句话是……”爆豪手里扯着绿谷的领带,转头对着进门后阴沉沉地盯着自己和绿谷的轰,“看什么看,混蛋阴阳脸!”“没什么,就是想提醒了这周的补习不要忘了带上战斗服。”轰焦冻淡淡地瞄了一眼爆豪抓着绿谷衣领的手,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座位。“混蛋,你什么表情啊!”爆豪气得直跳脚,无奈上课铃已经敲响,只好生气地坐回位置。

        轰走到座位,翻开书,盯着书本上的字开始出神,心底好像有一团火烧着,但是又被莫名的力量封印着烧不起来,脑子里面一片浆糊,右胸里拨开壳儿确实酸酸的。轰无奈地苦笑,承认吧,轰焦冻,你就是吃醋了,在恼火而已。但是自己有什么资格生气呢?明明连告白都没说出口。越想越难过的轰索性干脆地将彻底将思维放空,进入贤者状态,反而错过了上午爆豪抓着绿谷解释的场景。

        直到上午的下课铃响起,肚子燃起的饿意才将轰的思绪拉回现实,他站起身,准备去食堂买一份荞麦面。出门时,不经意又向爆豪的座位望去,爆豪胜己不在座位上,只有切岛、上鸣和吕濑似乎围在那儿讨论着。

     “爆豪那家伙,说好一起吃饭的呢!亏我还那么期待炸肉丸!”上鸣欲哭无泪地捶着桌子。

     “哎?不过爆豪没说过一起吃饭吧?”吕濑毫不犹豫地拆穿,“话说,你只不过是想蹭吃吧。”

     “吕濑,你是不说话会死星人吗?”

     “爆豪到底去哪儿了?”切岛四处张望着。

      “不知道,一下课就不见了,不过那小子今天很奇怪就是了,平常对切岛你还好,今天早上连和你说话都很冲呢。”

      “有吗?没注意……”切岛愣愣地摸着头,“不过爆豪就是这样呀,我们还是快去找他吧!“

     “也只有切岛你这种大好人大天使才受得了他!“吕濑吐槽。

      谁说的,我也可以!轰焦冻默默地反驳道,然后决定今天去食堂点一份加辣的荞麦面。

       吃完加辣荞麦面后,揉着好像烧起来的肠胃,轰焦冻面瘫着一张帅脸走向教室,突然被身后的喊声叫住,只见一位素不相识的女生忐忑地看着自己。“请问,是英雄科的轰同学吗?”

       “嗯。”

       “那个,麻烦你告诉爆豪同学一声,他中的个性再过一个小时就会自动消失了。”

      “他中个性了?”反射性地抓住了女生,看着对方蹙起的眉头,才放下女生的手臂。

      “对不起,都怪我今早急着进校门撞到了爆豪同学,不小心使用了个性,不过还好我的个性危害不大,就是会把自己心里想的话说反,所以容易引起误会,真的很抱歉。”

       那今天爆豪对绿谷说的话……一瞬间,惊喜席卷了轰焦冻的全身,沸腾的血液咆哮着融化了冰封的半颗心脏,好高兴,好高兴,至少我还有机会!想见爆豪,现在就想见!要把自己的心情告诉他!愣了几秒之后,轰焦冻全速向A班教室冲去,留下满腹疑惑的少女。

       “啪”地一声,轰焦冻推开了教室的门,里面正整理同学作业的八百万被他吓了一跳。“八百万,你看到爆豪了吗?”

       “轰同学。。。我没看到爆豪同学,不过你可以去天台看看,刚刚切岛同学好像要去那里找人。”

      “谢谢!“轰立即转身向天台走去。

      “轰同学是遇到好事了吗……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爆豪趴在天台的栏杆上向下眺望,他有些烦躁,今天一大早就不太顺,先是被人撞到,不小心中了“说反话”的个性,还该死地对臭久说了疑似告白的话,而且被混蛋阴阳脸听到了。“啊啊,混蛋阴阳脸,那是什么表情啊?老子又不是故意说的!”

      “不是什么表情,是我吃醋了。”

      “什么!”爆豪吃惊地回过身。轰就站在他的身后,直直地、带着不可忽视的眼神看着他。

     “你刚刚说什么?阴阳脸。。。”

     “我说,我吃醋了。你知道吗,爆豪?”

     “胡说什么……”

     “我很认真,我喜欢你,胜己。”

      慌乱、烦躁、开心,但是又带着几分理所当然的自信,爆豪张了张嘴,几欲冲口而出的话语又收回腹中。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抬起头,红眸直视着那双异瞳,“我才不喜……”

    话并没能说出口,语言被堵塞在唇舌之间,想要挣扎的双臂被紧紧禁锢在对方怀中,爆豪死心地放弃了抵抗,抚上了轰的后背。轰轻轻地咬了咬爆豪的唇,放开后转为抵住额头,“胜己,还有44分钟,个性消失后再告诉我答案好吗?就算是假话,我也不要从你的嘴中听到不喜欢。”

     没有回答,回应的只有被用力拉下的颈脖,以及贴上的双唇。

【轰爆】心悸

群里逼出来的粮,截稿日前才码完,呜呜呜Ծ‸Ծ

       温热而急促的喘息一阵一阵地传来,伴随着越来越浓烈的类似硝化甘油的香甜气味,透露着对方的恼羞成怒,轰焦冻在紧张之余莫名地升腾起一波难以言说的感受,明明自称耻辱涂的敌人还在眼前叫嚣着,但是他的思绪却不可思议地跑偏了,他愣愣地看着眼前憋红了脸的爆豪,心想:啊,这个人还真是爱逞强,明明声音都哽咽了,嘴里还不饶人地骂着敌人,你看,睫毛都湿润了呢……好像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呢,什么时候来着,哦,对了,是在医务室。

        当时他俩刚刚比万完总决赛,因为自己的原因爆豪十分生气,午夜老师无办法只得发动自己的个性将两人都弄晕过去送到了医务室。自己先醒了过来,听完午夜老师的解释后,他转头看着隔壁床上紧紧皱着眉头沉睡的爆豪,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他惊恐地看着午夜拿着铁质的嘴套和链子靠近爆豪,午夜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笑着对他说,“别这样看着老师呀,帅帅的小子,你可不知道这小子刚刚有多不服气,不想他起来以后大闹只能这样了。”看着被强制带上嘴套的爆豪,轰焦冻默默地又在心里说了一声对不起。

        “午夜老师,不好意思!能不能请您过来一下!“医务室外想起了叫声。“好,我来了!”午夜应着,随手将沉重的铁链塞到了轰焦冻的手中,“那个,帅小子,你给他帮上啊,记得绑~紧~点~“

        ”我……‘’本想拒绝但午夜已经没了踪影,叹了口气他指得拿着铁链走进爆豪,慢慢地一圈一圈地圈禁爆豪的手臂。他看着那双带着伤痕的手臂,手掌上的汗已经被体温蒸发了,残留着若隐若现地一丝硝化甘油的甜味。那双手手心的皮肤明显比周围的皮肤要新一点,可以看说出是长期使用个性的后果,鬼使神差地他轻轻地抚摸上去,慢慢摸索起来。

       ”呜……“爆豪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他迷糊了一秒种,和眼前握着自己手的轰焦冻对视了几秒,然后愤怒地挑起了眼睛,想要质问对方,却因为嘴套的原因发出意味不明的几句声音,一时间急红了眼睛。

       ”爆豪,对不起,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使用火焰,我的心里还没有彻底想清楚……‘’想了想轰焦冻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看着爆豪听到之后一瞬间发射性地挑起了眼角,似乎想要怒吼,但又默默地咽了回去,最后只是通过嘴套发出了一句。

        阳光正好,临时医务室内,爆炸头发的少年瞪着微红的双眼,透过妨碍发声的工具,却将声音清晰无比地传入了双色头发的少年耳中。

“下次…绝对要…看…看着我啊……混蛋!”

“好。”

“喂,半分混蛋,你在发什么呆啊?“爆豪咬牙切齿地说道,”快点给我想办法从我身上滚下去!“

”哦,那你要听我的哟。”

“哈?你…”

“爆豪,咬紧牙关!“轰焦冻说着使尽力气向爆豪撞去,随着温热液体在两人额头之前的溢出,黏着的两人也随之分开,伴随着放开我地气急败坏地怒吼声,轰焦冻正面迎接了爆豪一掌爆破,疼痛还有香甜的硝化甘油气味一起在他眼前炸裂开来,不由地让他一阵晕眩,心中升起一股恼火。

说到底,轰焦冻还是一个被家里娇生惯养长大的孩子,除了苛刻的父亲和悲惨的童年之外,还是家里少爷般的存在,哪里被人吼过几次呢,这时心理也不免烦躁起来,从刚刚开始就急速跳动的心脏更加快了,他有些生气地看着爆豪揍飞了性格变态的袭击者,暗暗地发动地自己右边地个性给自己的心脏降温。

他看着爆豪揍飞敌人后慢慢地侧过一边脸,夕阳的余晖透过对方的半个脸颊发射进自己的眼中,使他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因为他看到了,爆豪通红的耳根。倏然间,那一丝怒火悄然消失。

嗯,我大概吸太多硝化甘油了,不然怎么会心跳快到引起供血不足而头晕呢。轰焦冻默默地想,然后决定回家多冲一会儿冷水澡清醒头脑。

“喂,半边混蛋!你又在发什么呆呀!“回过神来轰焦冻发现自己又引起爆豪的不满了,“什么事?”

“啧,你这混蛋!别人在和你说话,你在想什么?所以说,我才不爽你……“看着对方呆呆地表情,爆豪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啧,算了,我走了,你在回去路上摔死吧!”

“哦,路上小心。“

“我…“爆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背对着轰焦冻,“总之,刚才的事,谢…谢谢你了…”说着他急速地迈着不良少年的步伐远去,生怕身后的人再来一言半语。

轰焦冻看着他远去,不自觉地勾起唇角,“爆豪,现在我就好好地看着你呀。”